书吧 - 历史小说 - 我只是夫子在线阅读 - 第338章 京中来人

第338章 京中来人

        孟海让管家老李通知人召集府中家丁之事,他也在管家楼里快步推着轮椅之下来到了县侯府的门口。

        他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是与他在京城当中有过数面之缘的张公公。

        此时的张公公怀抱黄色的圣旨,在张公公的身后,还有十几个黑甲武士。

        张公公站在门口,看上去显得极为顺从。

        当张公公见到坐着轮椅的孟海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张公公不顾形象地小跑到孟海面前。

        还没等张公公那尖细的声音传出一股过分的花香,就已经传入到了孟海的鼻腔。

        “侯爷,侯爷,这是怎么了?”

        孟海看着客客气气的张公公,他也是拱了拱手。

        “公公见谅,之前受了点伤,现在只能做这玩意出行。如有怠慢之处,还望张公公千万勿怪才是。”

        张公公听到这话,摆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姿态,说道:“侯爷说的这是哪里话,侯爷是我大秦的栋梁俊杰,据说侯爷这次圆满解决归文郡那边的一大祸害,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没想到那群贼人居然如此大胆,居然敢伤及侯爷,回到京城,我必定要向陛下说明此事,对那些贼人好好地责罚才行!”

        孟海对于这客客气气的张公公,他也是客客气气地说道。

        “不知张公公此行所为何事?”

        张公公听到这话,抬了抬手中的圣旨,他笑着说道。

        “当然是陛下交与老奴的差事,陛下还让老奴给侯爷带上几句话,侯爷还是先接圣旨吧。”

        孟海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接圣旨之前那是要沐浴更衣的,这中间还有一番复杂的流程。

        但孟海现在可是伤员,所以他扯了块湿布在脸上抹了一下,这就算沐浴过了,接着找一炷香在面前,左绕三圈右绕三圈,这个环节就算是结束。

        孟海秉持着一切就简的原则,在极快的速度内就解决了接圣旨之前的各种流程。

        接着,整个县侯府的人就被召集到了侯府的大院之中。

        向卓洛,赵宣这些人目前都还住在孟海这边,所以这个时候这些人也要出来参拜。

        按照身份尊卑,孟海这位这次的主人公与赵宣并排而归,身后则是乌泱泱一大群学生,之后,包括像孟远生,孟远方这些人,还包括已经急冲冲穿好衣服跑出来的小仙。

        再往后面就是一大群家丁仆从。

        浩浩荡荡的一大帮人,跪满了整个院子,仔细数一数也将近三五百人,毕竟其中还有不少的官兵。

        乌泱泱一大群人跪拜磕头之后,张公公咳嗽一声,紧接着便用那独特的尖细嗓门开始宣读起了圣旨。

        一大段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过后,孟海也大致明白了这封圣旨的内容。

        薛糖芯代替孟海将归文郡处理事项流程写成奏报信交给了皇帝,皇帝自然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商量此事,将此事商量完后,那必定要给一封回信。

        只不过皇帝回信的方式却是以这种圣旨的方式。

        圣旨的内容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对于孟海处理归文郡事件的赞扬与肯定,尤其是郡守钟洋为非作歹,祸国乱政的罪行,解救归文郡的百姓于水火之中。这等大功不可不赏,但是……

        第二部分则是对孟海的责罚,孟海未经皇帝同意,及时手拿御赐金牌,身穿九龙耀日服,还有萧博元这位三郡刺史在场,但是动用标虎商行以及申府大量资产,将其以奖赏或者消费券的方式分发给百姓,这种方式大为不妥……

        尤其还让人冒充山匪打劫镖虎商行,将整个归文郡城门口设下关卡,暗地里只让个别商行进入归文郡做买卖,这严重违反了市场秩序……

        第一条内容是奖,第二条内容是罚,所以第三条内容就是总结。

        总结就是不奖赏,也不惩罚。

        这件事就算是功过相抵了。

        这下可好,辛辛苦苦这一大圈,在皇帝那边什么功劳也没有。

        孟海身旁的赵宣听完张公公宣读的,甚至还没等张公公将最后几个字念完,这熊孩子直接跳了起来。

        “你确定你没念错?我们辛辛苦苦忙了这么长时间,难不成就打算这么把我们打发了?”

        赵宣也是跟着孟海辛辛苦苦地干了许多事,比如帮着离火商行的商队搬运粮食,分发消费券,处理一些账目的问题。

        这些只是一些体力活,但是对于平常手不能提,肩不能担的太子殿下来说,这已经是极为辛苦的活计了。

        结果他干这么多,最后什么好处也没捞到!

        这怎么能行?

        熊孩子发话了,在熊孩子身后的卓洛等人一个个也跳了起来,他们也有些打抱不平。

        毕竟归文郡的事情他们也有所参与,虽然也只是一些打杂的工作,但是对于这些达官显贵家的纨绔子弟来说,这已经是他们这辈子做不过最辛苦的事情了。

        张公公见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难为之色。

        这圣旨又不是他写的,一个个对他吹胡子瞪眼做什么。

        但是张公公此时可不敢多言。

        毕竟带头闹事的是太子。

        在太子的身后,还有一大帮王公贵族。

        他虽然是皇帝的内侍,但是同时开最怕这一大帮不是侯爷就是国公家的子嗣,他也不敢。

        郑公公的目光求救似地望向了孟海。

        孟海这个时候也干咳了一声。

        “多谢张公公,您受累了。”

        孟海在说话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一眼熊孩子,紧接着,满脸堆笑的抬高了手。

        他现在可还贵着呢。

        张公公见到这一幕,赶紧将圣旨的最后几个字念完,随后将圣旨交给了孟海。

        孟海在几声谢主隆之后,站起身来,将圣旨转交给了身旁的管家老李。

        管家老李高高地捧着,甚至拖到了庙宇之间,高香供着。

        孟海没有去看,圣旨的内容,他相信,张公公刚刚读的内容就是圣旨的内容笔记,张公公也没有理由骗他。

        孟海再磕几个头,站起来之后,他身后的那一大帮家丁仆从也是齐跪下磕头之后,站了起来。

        礼毕过后,孟海这才笑盈盈地走到张公公面前,不经意之间一个钱袋就滑入了张公公的手中。

        张公公原本还想推辞,但是他看着孟海娜坚决的态度,尤其是掂量了一下钱袋……分量实在是太足了,分量足到张公公都不忍心不拿……

        “张公公受我累了,小小心意张公公千万不要推辞。公公回去路上又要住驿站,又要歇脚喝茶,这小小心意,全当公公的茶水住宿费了。”

        张公公听到孟海给他安排的合理的解释,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安心地接下了这分量十足的钱袋。

        这下子,张公公可就更加卖力了。

        张公公将孟海拉到一旁,小声说道。

        “孟公子,陛下还有几句话托我带给您……”

        孟海点了点头,用手示意到不远处的待客厅说。

        张公公点了点头,也没拒绝。

        管家老李将孟海和张公公两人引到了待客厅,待客厅里自然不缺接待客人的茶水点心,各种精美的小吃摆在了桌前,管家老李深鞠一躬,就此离去。

        整个待客厅就只剩下了孟海与张公公二人。

        张公公笑着端起了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孟海看着张公公,那英满脸堆笑而挤在一起的皱纹,也是笑着说道:“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张公公叹了一口气。

        他将手中太监标配的白色拂尘放在了桌边,张公公压低声音说道。

        “孟公子,陛下这也是被逼无奈。”

        孟海听到张公公这句话,心中一动,他似乎意识到了张公公要说什么,毕竟像这种事情他前世可见过不少,这就相当于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

        张公公说道。

        “侯爷能够如此快的速度解决归文郡这个毒瘤,陛下也是十分欢喜的。陛下原本都已经做好了给侯爷加官进爵,赏赐黄金百两的安排,结果这件事被朝堂当中的那些大臣闹得陛下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申虎的彪虎商行一直都与朝堂当中的那些官员有所来往,他们是以郡守钟洋当做这个中间人,多方互有利益来往。再加上彪虎商行前几年还是黄商在京城人脉极广,所以申虎这边出了问题,整个京城不少官员和富商都联名上书,陛下从轻发落此事,而且这些贼人还借此机会弹劾侯爷您……”

        孟海知道申虎的影响力很大。

        毕竟一个商人能够在一座郡城当中混得风生水起,没有点手段,自然是做不到的。

        申虎之前做的事情之所以没有被发现,还是因为钟洋,郡守钟洋统辖整个归文郡,在京城当中自然也是有些人脉的,于是在多方包庇之下,彪虎商行一路发展到了如今,可以说是与归文郡包括京城许多官员都有利益的往来。

        孟海想到这里,于是问道。

        “那如果抓住了申虎,陛下那边不会因为承受不住太多官员的奏折,把这家伙给放了吧?”

        张公公听到这话,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点侯爷可以放心,毕竟申虎所有的罪证都已齐全,而且这件事陛下极为看重,已交于刑部尚书,大理寺卿二人共同查办。御史台和都察院的人也有官员参与其中,就连巡御司指挥同知肖大人,也在暗中办理此事。”

        孟海听到这话也就放心了。

        在这多方追查当中,申虎最好的结局那也是万剐凌迟。

        孟海点了点头,目光瞅着张公公。

        张公公露出了个笑容,他客客气气地说道。

        “所以陛下,这次来就是让我告诉侯爷您,侯爷所做的事情,陛下都记在心中,等到日后有机会,加之今日的功劳,到时候必定加官进爵,赏银不断!”

        孟海听到皇帝给他画的这个大笔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张公公似乎看出了此时满脸无所谓的孟海心中的想法,他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侯爷,这句话是老奴私下告诉你的,与陛下无关。”

        “侯爷,这次做得也的确有些过了。彪虎商行当中的金银珠宝折算成黄金,至少得有十几万两。如果这十几万两黄金归入我大秦国库,绝对能做不少的事情。现在只有寥寥几万两流入国库,剩下的全部都用在了归文郡。”

        “还有侯爷私自做主,让明月侯去南边追捕申虎。这毕竟涉及我大秦与藩邦小国之间的交涉,一旦弄不好,引起了番邦小国的警惕敌视,这又是一桩大麻烦,所幸的是,目前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乱子。”

        “陛下,这段时间也是极为辛苦的,天天都有弹劾侯爷的奏折,都被陛下给压了下来。甚至还有不开眼的官员主张将侯爷押送回京依法论罪,而且那位官员还给侯爷您立下了数十道违法乱纪的罪证……”

        “陛下也是不容易,尤其太子殿下,还随侯爷一同处理归文郡这桩案子。还有不少朝廷官员借机弹劾您带坏太子……”

        张公公絮絮叨叨地说着,可以看出他对皇帝那是颇为忠心。

        孟海也不知道张公公与皇帝之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相处模式,此时的他也只好看着张公公絮絮叨叨地喷口水。

        直到张公公把该说的话说完了,孟海这才点头应道。

        “公公教训的是,晚辈受教了。”

        张公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意识到自己与孟海之间的关系,以及言多必失所带来的危害,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我年纪大了,不该说这么多的。侯爷打算何时回京?我回京之后也好向陛下复命。”

        孟海听到张公公这话,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那什么……你给陛下说,我在归文郡受了重伤,现在还重伤未愈,连下地都做不到,回京之日也遥遥无期。等到我什么时候伤好,能够行动了,什么时候回京。”

        孟海说话的时候抬了抬,缠着绷带的脚。

        张公公一脸无语地看着孟海。

        孟海他也没说假话,他的确是受了重伤,对于一个文弱书生来说手指被割破了这都算是伤,更何况孟海这身上多处划伤擦伤,对于文弱书生来说,这的确是重伤未愈了。

        孟海双脚也受伤,的确是不能下地行走,也就只能坐在轮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狂干三大碗饭。

        张公公似乎知道孟海的一些做事习惯,以及皇帝对孟海的态度。

        张公公只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既如此,那我就先回京给陛下复命了。”

        孟海听到这话连忙起身,但是没起来。

        “公公不留下来吃了顿晚饭?”

        张公公笑着摇了摇头。

        “侯爷还是快些休息吧,我也尽快向陛下复命也了了我这桩心事。”

        孟海并没有多加挽留。

        当然,临走之前,孟海还是给皇帝带了一句话。

        “公公,你还得给陛下说上一声,归文郡那边的事情我还没有处理完。如果我在处理的过程当中,朝堂上的那些贼人又针对我这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大秦英俊青年,还望陛下替我挡一挡……”

        张公公听到这话,有些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一眼孟海。

        张公公带着手下的黑甲武士离去。

        孟海望着离去的张公公和黑甲武士,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孟海被管家老李推回了院落。

        原本聚集在一起的下人,早就已经散了。

        孟海瞅见了不远处的小仙,他拍了拍轮椅,示意管家老李把他推过去。

        结果孟海这还没有被推到小仙身旁,小仙就脚步轻盈的跑去找杨儿了,两女手拉着手,时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看小仙那敏捷的动作,要不是手上还缠着绷带,哪里看得出是受过伤的人。

        孟海靠在轮椅上,目光望着蔚蓝的天空,眼睛缓缓地闭起。

        一日后。

        县侯府的书房。

        孟海坐在书房之中,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坐在他对面的司清风和钱不够,两个人汇报着工作。

        这两人这段时间都在处理归文郡的事情。

        尤其是思清风,这回的离火商行可算是发了财。

        离火商行从归文郡购买了大量的粮食运往归文郡售卖,现在的归文郡是个什么行情司清风心中一清二楚,所以他所售卖粮食的粮价都极为便宜。

        再加上今年的安阳郡大丰收。

        安阳郡所种的粮食稻谷大多数都是一年两熟的,所以前不久加工处理过的粮食运往归文郡,在消费券的刺激之下,人人疯抢。

        抢到现在,整个安阳郡每家每户至少囤了两三公斤的粮食,这些粮食不仅包括米,还包括面,以及许多蔬菜瓜果。

        直到归文郡,梁诗敏面彻底饱和,整个归文郡的粮价,这才被一点点的抬高。

        钱不够这边配合着尹长歌,算是把整个归本郡属于彪虎商行的所有商家店铺全部换成了自己人,也不能完全是自己人,只要是有实力有能力竞争的,差不多都占领了彪虎商行原先的市场份额。

        尹长歌这边还联合新上任的郡守雷蒙,向那些阵亡的将士官差发放抚恤金,算是提升了他这位新上任郡守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雷蒙是两天前上任的,是朝廷钦点的新任归文郡郡守。

        归文郡一点点的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孟海听完了尹长歌和钱不够向他汇报的这些事情之后,三个人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言宣县。

        言宣县,可还有这几家海宣书铺。

        孟海之前跟着钱不够去古夜街可买下了不少铺子,这几家铺子都在古铜山下。

        现在这些铺子该整理该装修的都已经整完了,就只剩下开店营业了。

        孟海之前一直都在处理归文郡的事情,所以这几家铺子就暂时搁置了,现在这几家书铺也要重新提上日程。

        书铺,书铺,自然得要卖书。

        之前在归文郡的文刊局印刷了不少的书籍,这些书籍已经被印刷了出来。

        虽然当时的孟海和申虎处于敌对关系,申虎还以交货为由把孟海引到了万湖酒楼从而实现后面的刺杀,不管申虎有什么安排,这些书算是都被印刷了出来。

        申虎当时可能也是担心孟海派人暗中调查文刊局刊印书本的进展,所以这位实实在在的申东家按照孟海的要求,已经把所有的书本都印刷完了,而且现在已经由离火商行带回了安阳郡。

        接着就是售卖了。

        这件事钱不够和思清分两个人商量着就能处理。

        孟海现在所要安排的是另一件事。

        海宣司,可不仅仅只安排一个卖书的业务。

        海宣商城这种大型建筑物可以等到日后手头富裕起来再建。

        所以孟海,就开始琢磨起了新花样。

        由于整个安阳郡文风鼎盛的缘故,所以自然不缺少各种文化方面的娱乐。

        比如说戏曲,乐曲,小说。

        但,孟海还是决定在这方面下手。

        正是因为整个归文郡文风鼎盛的缘故,孟海从这方面下手才更容易。

        孙青峰手中拿着几页稿纸,稿纸上写着孟海那歪歪扭扭的字。

        他能看懂这些字,但是无法理解每个字组成词所代表的意思。

        就比如说这个“小品”,这是什么玩意儿?

        是要喝什么东西,小口小口的品味吗?

        还有这个“话剧”,这又是个什么鬼东西,还有旁边的“歌剧”,这又是个什么鬼东西?

        孟海迎着思亲风和钱,不过两个人那略显呆滞且茫然的目光,他将何为小品,何为话剧,全部都解释了一遍,但是他解释过后,这两个人的脸上仍然有呆滞之色。

        “小品是用某种类似或使人联想到短论的东西,特别是在对某事提出详尽的分析、解释或评论性意见。可以通过肢体或者语言,让人发笑,让人深思,或煽情或讽刺……”

        “这和市面上的那种戏曲有些类似,只不过戏曲太过于高雅,而且咿咿呀呀唱的歌词,虽然听上去很带感,但是寻常百姓却不容易理解。把小品人物之间的互动用的都是大白话,说出来的话也更容易让观众接受认可,听明白……”

        孟海解释了一遍又一遍,看着思清风和钱不够,两个人神情依然显得有些呆滞,他干脆排了一段小品。

        小品的名字叫做小明同学。

        虽然司清风和钱不够这二人也不明白这小明同学是个什么鬼东西,但是他们按照孟海给定的剧本,在给定范围之内自由发挥过后,他们逐渐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