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历史小说 - 极品风流假太监在线阅读 - 第1805章 找人赞助

第1805章 找人赞助

        极品风流假太监正文第1805章找人赞助中午时分,李弘,刘文正,蒋天生三人又好像是约好了似的联袂而来。

        都是公务在身,年前又忙的脚打后脑勺,只能趁着午饭时间过来,顺便蹭顿饭,跟萧辰十分熟悉了,来的也毫不见外。

        “李胖子不是我说你,你们工部就也不干正经事儿!”蒋天生坐下就跟李弘发牢骚,“你瞧这街上冰雪滑的,我刚才出礼部街口,就差点摔了一个仰八叉!”

        “这雪紧着下,紧着清也清不过来啊!”李弘道,“特么的今年也不知道是咋啦,这雪恁大!”

        “清理是清不过来的。”萧辰道,“我昨儿瞧见不少大车往城外倒煤灰渣滓,那玩意用来垫道最好不过了,也不用平铺,直接撒上一层就能防滑,等到雪化了扫去就是,也不至于太脏。”

        “那玩意儿行吗?”李弘听了大喜。

        “肯定比你们费尽力气淘出来的沙子强,再说沙子运进来你不得花银子啊?煤灰渣子反正也是扔出去,正好直接废物利用了。”萧辰道。

        “我下午回去部里就办,先洒几条街试试,如果可行的话,那就好了。”李弘道。

        “你李弘这话说的,萧侯爷的主意,还能有不行的?”刘文正笑道,“当年你重修宫里寺庙的时候,不就是亏了侯爷给你出了主意,让你在皇上面前大大的得了个彩头!”

        “那我就借着侯爷的酒,敬他一杯聊表谢意?”李弘笑道。

        “对了,会试考场你们都搭建好了没有?”萧辰问道,“今年只怕入春的时候也冷,你们那个棚子可别弄的到处透风,考试时再冻病几个,那就笑话了。”

        “哈,也就是你萧侯爷记挂这事儿,不说还好,说起来就特么的气死人!”蒋天生道,“之前那个程友文为了省银子,将考场修的跟猪圈一般!后来侯爷你主事,才又推倒了重修的,这不是刚刚完工不久,就差桌椅板凳了。”

        “这个蒋大人你们也轻忽不得,这些考生们神通广大,为了作弊那是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出来,你那桌椅板凳里面可千万别有什么夹带,一旦事发,可也了不得的,上次程友文那个事儿还余波未了呢,再出事皇上还不得气死!”李弘道。

        “桌椅板凳笔墨纸砚都是我负责,绝对不会出岔子,但就怕那些家伙在衣服里夹带纸片,几千人啊,可也不好查,反正每科都有作弊成功的,真是防不胜防!”蒋天生道。

        “这还真的是不好弄。”刘文正道,“都是举子了,也多少有身份,也不好都让他们脱光了检查,有失体统,再说春寒料峭的人也受不了,我参加科考那年,就有几个脱光衣服搜检的,结果什么都没搜出来,大家伙极为愤怒,差点罢考!”

        “我看不如统一服饰最好,准备几间暖房,等他们来的时候就让他们全都换上咱们准备好的衣服,这样既不至于有失体统,还能显得皇恩浩荡,又能避免他们夹带私货。”萧辰道。

        “好我的萧大人,你说的容易,几千人的衣服,那得多少银子?他们服饰还都是有规制的,大帽儒巾,青色圆领,红绸面的靴子,料子不便宜,剪裁更要中式,既然是皇上的恩赐,那对付肯定也是不成,若要差不多的,就得几十两银子一套!”蒋天生道。

        几千举子啊,那就得十多万两银子,从哪搞去?问户部要?那是肯定要不来,挨人家一顿骂倒是保保的。

        “这个容易。”萧辰笑道,“找人出资赞助不就得了?”

        “哎呀,若是侯爷肯破费的话,那就太好了,不但咱们皇上高兴,我们礼部也跟着沾光。”蒋天生喜道。

        “我破费什么啊?”萧辰道,“别说我没银子,有银子也不能出这个风头啊。”

        “那找谁赞助?”蒋天生大为失望。

        “既然是做衣服,当然是要找做衣服的人赞助了。”萧辰笑道,“咱们凤阳城谁家的衣服做的最好,生意最大,那就是他了。”

        “史明涛啊?”蒋天生挠了挠头,“但我跟他也没有什么交情,再说这十万两银子的口,跟人家也不好开……”

        意思就是让萧辰出头去说,史明涛跟你侯爷关系也不错,另外这是你的主意,你必须要管到底,谁让你说了?说了就得管!

        萧辰还没说话,肖羽就进来禀告说史明涛求见……

        “呜呀,原来侯爷有客在啊,还都是贵客呢,小的来的唐突,这就先回避一下吧要不然?”史明涛进来见到三位大人端然在座,团团施了一个礼,转身就要走人。

        其实就是装模做样,人家肖羽都跟他说了这三位在呢。

        “史老板,何故见外?”蒋天生特别亲热,亲自起身将他拉住,硬生生的按在坐中不许走,就好像这是他家似的……

        “倒也不是见外,几位大人也都是相熟的,只是尊卑规矩上使不得哩!”史明涛半推半就的说。

        “你老史可拉倒吧你,你跟萧侯爷朱侯爷都一块堆坐着吃饭以为我没见过?这会儿跟我们却闹起规矩来了,咋的我们还不配跟你同坐?”李弘笑道。

        “哎呀呀,李大人这话不好了!”史明涛咧嘴道,“这可是让小的我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生生两难了呢。”

        “那你就勉为其难得了,那么多废话!”刘文正道,“来晚了还扭捏,罚你三杯酒!”

        “认罚认罚!”史明涛倒也痛快,“自罚三杯算是给三位大人道个罪!”

        “不用不用。”蒋天生忙道,“文正是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我下午还有公务不能饮酒,就以茶代酒,敬你史老板一杯。”

        “那小的这杯酒可也不敢喝了。”史明涛多精明的人啊,自己跟蒋天生并不是很熟悉,人家一个堂堂的礼部右侍郎,正三品的朝廷大员,凭啥敬他的酒啊?

        若是太后在的时候还好说,现在却就不好说了……

        又见萧辰他们几人脸上的笑意怪怪的,就感觉似乎是不大对头啊。

        好像耗子进了猫窝。

        “不敢还是不给我面子啊?”蒋天生笑道,“这酒你若是不喝,我这个面子可也就挂不住了,等于是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稀碎。”

        “不敢不敢,不能不能,喝喝喝!”史明涛只得起身双手举杯,在蒋天生茶碗下沿儿轻轻一碰,仰头一饮而尽。

        人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是毒酒,那也得喝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