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玄幻小说 - 一个喷嚏毁灭一个魔法文明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强大的史拉蟾领主(万字大章求订阅)

第五百八十八章 强大的史拉蟾领主(万字大章求订阅)

        一个喷嚏毁灭一个魔法文明正文卷第五百八十八章强大的史拉蟾领主“掠夺者舍米莎卡……你还真是一个完美的工具人呢。”

        左思微微感叹了一句,立刻就把刚刚制作好的生物卡牌召唤了额出来。

        因为这个高等尤格罗斯魔除了其独特的身份之外,在实力方面几乎弱的一塌糊涂,甚至还不如其手下那些被杀掉的某些比较厉害的提夫林随从。

        真实等级只有lv12,而且还是生物等级而非职业等级,掌握的最高级法术也仅限于六环。

        唯一比较厉害的是类法术能力,可能就是每天可以施展一次的九环【异界之门】。

        而这种水平在花样繁多的旅法师召唤生物卡牌中,只能勉强被归类到三流,属于那种许久都没有使用过的炮灰。

        但左思知道,舍米莎卡的真正价值从来都不是什么战斗,而是在印记城建立起来的庞大情报网络,以及对于印记城十五派系丧心病狂的渗透。

        有了这颗棋子,左思很快就能得知非常多关于这个宇宙其他位面的消息,然后寻找一些适合的位面乃至晶壁作为提供资源的后勤基地,亦或是效仿老龙尼可·波拉斯直接抽干能量强化自身。

        要知道在眼下这个宇宙之中,物质位面是会在内层位面的催化下源源不断的生成,理论上数量是无限的。

        除非有一天所有内层位面的能量与物质开始出现耗尽的迹象,否则这个过程永远也不可能停止。

        另外,由于内层位面不断释放自身能量和物质,所以在这个宇宙一切资源都是可再生的,包括在地球上被认定不可再生资源的矿产。

        这也是为何费伦大陆经常会出现之前已经挖空的矿脉,再过个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数百年回来看看,发现又能接着挖了。

        还有的可能还会从铁矿变铜矿、金属矿变宝石矿……

        而恰恰是受到了土元素位面不断释放能量与物质的影响。

        所以在费伦听到某个家族占据一座矿山挖了好几百年,还能源源不断的从中获取利益,千万不要觉得太过于惊讶。

        因为所有的矿脉都是在不断缓慢增长的。

        只要不是工业化或者魔法化的大规模破坏式开采,想要靠单纯的人力彻底挖空一座矿山相当的困难。

        事实上,左思早就已经在所有的内层位面制作了不止一张的高级地牌,因此深知内层位面所拥有的恐怖力量。

        就拿火元素位面来说,他之前耗尽一大片液态火焰之海制造出来的太阳,对于该位面来而言可能连掉一根汗毛都算不上。

        哪怕制造一千个、一万个太阳,可能才相当于掉了一块大点的死皮。

        不过直接从内层位面汲取力量太过于危险,天知道会引出什么古老神秘的玩意,所以还是把目光投向物质世界比较好。

        更何况身为地狱领主,左思还可以通过跨越式提高生产力的方式大规模增加人口基数,然后再把凡人死后的灵魂拉进地狱转化成能量。

        同时深渊碎片还能吸收人们的负面情绪不断扩张,成为另外一张关键时刻出奇制胜的底牌。

        很显然,他已经完成了最初的积累阶段,开始像滚雪球般的快速壮大。

        接下来只需要一点时间,就可以获得足以与老龙抗衡的力量。

        “主人,您的仆从正在听候吩咐。”

        舍米莎卡单手抚胸优雅的鞠了一躬,将自己雍容华贵的一面展现出来。

        与所有尤格罗斯魔一样,她也是个典型拥有多副面孔的家伙。

        既可以像现在这样彬彬有礼、优雅从容,也能够在下一秒突然翻脸表现出冷酷、残暴和嗜血。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见面的地点选在混沌海?”

        左思一边询问,一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对方宛如狐狸一样毛茸茸的下巴。

        与大多数下层位面生物,尤其是以长相和外形诡异、抽象的尤格罗斯魔,舍米莎卡实在是显得太过于“正常”了。

        除了狐狸一样漂亮的脑袋和宛如动物一样的爪子,她整体上看起来就如同一名拥有丰满诱人身材的人类女性。

        尤其是那件抹胸长裙,将胸部以上和双臂大片白皙光滑的皮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绝对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

        脑袋周围和爪子则整体呈现出金色的黄毛发,还能看到两条对称的白色条纹。

        站在看动物的角度也同样会觉得相当的漂亮。

        最重要的是当两者结合到一起,非但没有半点怪异与不协调,反而有一种二次元走进三次元的梦幻感觉。

        舍米莎卡显然很喜欢这种与主人的亲密互动,眯起眼睛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就在她刚开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远处的格拉米尔突然跑过来,用十分急促的语气发出警报:“领主大人,我认为我们应该马上离开了。刚才那些在边缘游荡的史拉蟾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逼近并呈现出包围的架势。”

        “史拉蟾?”

        左思微微愣了一下,转过身向正在不断变化的混沌海深处望去,果然看到了大批五颜六色的史拉蟾正在聚集。

        其中既有最常见作为炮灰的蓝色和红色,也有不太常见的绿色与黑色。

        尽管作为纯粹混乱的生物,它们并没有明显的等级,可按照实力来排序一般是蝌蚪弱于红蟾、弱于蓝蟾、弱于绿蟾、弱于黑蟾。

        而亡蟾的实力则是站在整个族群的最顶点。

        当然,这种排序并不绝对。

        另外史拉蟾内部也没有明确的统治概念。

        较弱的史拉蟾只有在面对强大史拉蟾的生命威胁下才会愿意服从对方下达的命令。

        而这种服从会随着后者的离开迅速消失。

        这也就意味着,史拉蟾根本无法像同样混乱的恶魔一样建立领地和军队,更不会有忠诚与背叛这样的概念。

        毕竟其混乱的本质决定了所有的史拉蟾都在不停地变异。

        比如说有些红色皮肤的史拉蟾并不是真正的红蟾,仅仅只是皮肤的颜色由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发生了变化。

        如果仅靠颜色来辨识,打起来必然要吃大亏。

        再比如说一些史拉蟾外形会跟狂战魔十分相似,以至于会被粗心大意的倒霉蛋认错。

        至于像多出一两条手臂、长出了犄角、表面覆盖着宛如鱼一样坚硬的鳞片、可以从嘴里喷吐出某种吐息等“小状况”更是多如牛毛。

        根据部分专门研究混沌海的法师与学者通过长期观察并总结出来的经验,史拉蟾这个种族目前光是发现的变异情况就超过七百万种以上。

        甚至很难找出两个外形比较接近的史拉蟾,而一模一样的更是没有。

        它们的天赋和类法术能力更是复杂到涵盖了从奥术、神术、心灵异能、真言、魂能等等所有你知道和不知道的一切。

        据说很多现如今在宇宙各个位面流行的魔法,最初都是源自于某个凡人或是神明先观察到了有史拉蟾在使用,然后才解构法术模型造并加以复制。

        什么叫极致的混乱?

        这就是了!

        正如深渊意志乌尔加舍克强调的那样,混乱代表了活力与创造力,是宇宙中最不可或缺的一环。

        没有谁能够真正的消灭混乱。

        因为一旦混乱消失就意味着一切会朝着终结与毁灭的方向快速滑落。

        当然,这些都不是左思关心的问题。

        他现在只想要知道这些家伙突然围过来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是单纯源自于混乱阵营对守序阵营的敌视?

        还是得到了其背后类神力领主的授意?

        又或者是舍米莎卡留下的后手?

        想到这,左思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尤格罗斯魔。

        后者瞬间明白了什么,赶忙解释道:“主人,这里是索雷尔经常出没得地方。

        她是一只极其强大的史拉亡蟾,同样也是整个族群中最接近领主的存在。

        据说混沌海的位面之王、熵之领主——伊戈尔勒,在刻意的培养她成为自己的副手。

        在印记城崇尚无政府主义的革命同盟非常敬仰索雷尔,甚至有不少人加入到了她提出的计划之中,尽可能在各个物质位面破坏秩序、散播混乱。

        我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见面,就是希望能借助她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索雷尔……”

        听到这个名字左思瞬间在脑海中找到了相关的资料。

        正如舍米莎卡形容的那样,这位史拉亡蟾可是“最近”在混沌海才崛起的耀眼新星,同时也是对凡人影响最大、最活跃的一位。

        她的思想和主张都非常简单,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无政府主义,打着消灭一切剥削和压迫的名义来摧毁秩序,把混乱播撒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而这种理念恰好跟印记城十五派系中的革命同盟完美契合,自然也就展开了深入的合作。

        毕竟索雷尔虽然可能实力不怎么样,但其背后的熵之领主伊戈尔勒,属于仅次于最初、也是最强大的史拉蟾领主——森达姆,稳稳排在第二名。

        很多法师和学者将史拉蟾领主归类到荒神之中,并认为他们拥有跟真正神明一较高下的恐怖力量。

        尤其是伊戈尔勒,已经完全理解了死亡、腐烂与解离是熵力的体现这一点。

        再加上创造了“产卵石”这种来自混沌海深处最纯净本质的造物,使得史拉蟾可以繁衍生息快速增加自己种群的数量,并且还积极参与血战,真实实力可能与那些强大神力相差无几。

        毕竟另外一位力量远在他之下的领主——丘斯特,可是成功入侵过机械境带去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跟混乱,并且最终从后者位面意志体现的奇点手中成功逃脱。

        而奇点在机械境毫无疑问相当于强大神力。

        所以作为混沌海的位面统治者,伊戈尔勒也应该拥有同等的力量才对。

        更何况这位可是唯一一个保持着骸骨与死亡形态的史拉蟾领主,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某个象征着死亡、毁灭和消散的混乱之神。

        就在左思考虑要如何处理眼下这种情况的时候,格拉米尔再一次忍不住出言提醒道:“领主大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群史拉蟾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数万,而且还有许多没有智力与理智的巨蟾隐藏在那些能量风暴之中。”

        “你们先回去吧,反正目标已经达成,根本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不过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罢,左思轻轻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先撤退。

        毕竟想要在混沌海这鬼地方释放跨位面传送魔法,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更高的专注度和更长的施法时间来对抗无处不在的混乱力量,确保法术不会出什么意外。

        至于他自己,随时都可以通过旅法师火花的力量逃离,因此一点也不慌。

        “您确定要一个人留下?”

        格拉米尔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种让手下先走自己殿后的行为一点都不魔鬼。

        真正的大魔鬼往往都是先让手下冲上去送死,自己稳坐后方指挥。

        当出现需要撤退的不利局面后,也是第一个先带头跑路,绝对不会致自己于危险之中。

        “嗯,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左思非常干脆的给出肯定答复,并且叮嘱道:“你回去之后从美坎修特麾下抽调一批机械魅魔,再招募一些混血的提夫林,然后全部交给舍米莎卡带回印记城。”

        “明白!不用您提醒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格拉米尔饶有兴致撇了一眼身边的尤格罗斯魔,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毕竟印记城可是个令人垂涎三尺的好地方。

        甭管是神明还是魔鬼、恶魔、天使都想要将其纳入自己的掌控,再不济也要想方设法施加一些影响力。

        现在有了舍米莎卡这个地头蛇,对于迫切需要扩张势力范围的第九层面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礼包。

        只要操作得当,完全可以从中获取到巨大的利益。

        很快,在魔鬼们的反复尝试下,终于成功开启了一道前往巴托地狱的跨位面传送门。

        在场所有人包括舍米莎卡和法罗立刻钻了进去。

        因为他们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史拉蟾如同潮水般涌了过来。

        等传送门彻底关闭之后,左思这才稍微活动了一下四肢,抿起嘴角笑着喃喃自语道:“既然这么热情,那我就稍微陪你们玩一会儿吧。反正在你们那颗混乱的大脑里估计连死亡是什么都无法理解。”

        话音未落!

        他直接拔出挂在腰间的神器,瞬间把冲在最前边的白色史拉蟾轻松砍成两截。

        锋利无比的剑刃甚至没有受到哪怕一丁点的阻挡,轻松就砍断了坚硬的肋骨和脊椎。

        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这个家伙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冲出去一段距离,这才扑通一声跪下从中间裂开并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和内脏,死亡方式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艺术感。

        但是很可惜,左思这会儿已经顾不上欣赏自己的杰作了。

        因为随着第一只史拉蟾冲到近前,后边自然跟着成千上万的同类。

        这些家伙有的试图冲上来擒抱,有的想要把自己体内的“混沌噬菌”或是卵注入进来,还有的背后长着一对翅膀拥有快速飞行的能力……

        总之在混沌海主场的加持下,它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展现出一种宛如喧嚣空隧位面的疯狂。

        没过一会儿功夫,左思身上就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史拉蟾。

        虽然以他现如今的力量属性和防御力,这点“小挂件”充其量也就是稍微有点烦人,根本起不到任何实质性干扰作用。

        但史拉蟾身上的异味和后背大大小小鼓起的脓包实在是令人感到不舒服,偶尔还会张开嘴用那湿润粘滑的舌头舔来舔去。

        忍无可忍之下,左思猛然间释放出大片地狱炎息,瞬间烧死了数以百计的敌人。

        下一秒……

        他的身体急速膨胀,转瞬之间便化身为恐怖的巨龙形态,五个脑袋分别张开嘴,对着周围那些源源不断冲上来的史拉蟾喷出了致命的吐息。

        轰!!!!!!

        刺眼的能量瞬间从五张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口中喷涌而出。

        虽然没有加入类神力,但是威力仍旧不容小觑,一下子便将方圆很大一片地方清理的干干净净。

        其中有的是被红色脑袋喷出的地狱烈焰活活烧死,有的是被蓝色脑袋喷出的雷光电死,还有的是被多彩脑袋喷出的寒霜吐息冻成冰雕……

        最惨的是被力能龙的立场吐息命中,整个身体会在临死前感受到被活生生挤压、撕裂的极致痛苦。

        在完成了一轮吐息之后,左思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发挥巨龙形态攻击范围广的优势,二话不说便是一套跳跃、打滚、爪击、龙翼拍击和扫尾的连招。

        要知道他的扫尾可不是普通巨龙单纯靠力量去碾压的扫尾。

        凡是被尾巴倒勾命中的家伙哪怕幸运的没死,也会感染上降低体质的毒素。

        一只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超级混沌海巨蟾猛然间从能量风暴中跃出,张开嘴巴想要将其吞噬下去。

        但遗憾的是这个庞然大物扑了个空。

        因为左思直接利用跟风元素亲王签订秘密契约获得操控气流的能力,直接来了一个半空中紧急悬停加倒飞的表演,紧跟着使用了混合喷吐龙息,凭空制造出骇人的能量释放。

        别看巨蟾的体型像小山一样,可也在一瞬间被魔法能量撕成碎片从内部炸裂开发出轰然巨响。

        五个狰狞的脑袋更是只要咬到谁、谁就会当场暴毙。

        很显然,通过长时间的练习和适应,他已经可以像一条真正的巨龙那样去战斗,哪怕是用嘴巴去进行撕咬。

        毕竟巨龙的味觉系统跟其他人类生物还是有区别的。

        尤其是对于鲜血和生肉,不仅不会感到腥臭,而且还会觉得十分鲜美。

        不过在心理上,左思对于这种生吞活剥还是保持着抗拒,没有把嘴里的尸体吞下去,而是咬死之后便吐了出来。

        在他这样凶猛的攻击下,数以万计的史拉蟾很快便死伤惨重,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真正意义上对其造成威胁的目标。

        而且随着伤亡的增加,部分史拉蟾的混乱天性开始发作。

        或是相互攻击、吞噬,或是掉头朝远处跑去,场面可谓是壮观至极。

        正当左思犹豫要不要继续追杀的时候,一个体型比普通史拉亡蟾大得多的个体突然凭空出现。

        它不仅拥有宛如坚硬岩石一样的表皮,而且头顶、手腕、肩膀和背部都长有大量黑色的骨刺,两只眼睛更是像白内障一样没有瞳孔。

        一个类神力领主?

        左思瞬间凭借旅法师天生对能量格外敏感的优势察觉到了对方跟普通史拉亡蟾的巨大区别。

        但是却暂时无法确定具体的身份。

        毕竟到目前为止,被观察到、记录在案、并且确认存活的史拉蟾领主一共只有四位。

        分别是最初和最强大、最疯癫的森达姆,混沌海的位面之王、熵之领主伊戈尔勒,曾经攻入机械境与奇点大战差点丢了小命的丘斯特,最新晋级成功的年轻色彩领主瑞因布。

        其他像因为得罪伊戈尔勒而被射到天堂山的沃特尔,被囚禁在费伦大陆的火焰领主巴兹姆-苟瑞格等,由于太长时间没有出现,暂时被归类到失踪或是死亡。

        至于混沌海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史拉蟾领主,那就不得而知了。

        要知道作为外层位面的混沌海是无限大的,更要命的是它还在一刻不停地变化。

        在这里压根没有什么方向、参照物之类可以让人辨识方向的东西,一切都要凭感觉。

        “魔鬼,你来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这里不欢迎你!”

        疑似领主的史拉亡蟾张开嘴发出了充满敌意的宣告。

        “你是……索雷尔?”

        左思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试探道。

        “没错!你身上那股来自巴托地狱的守序气息让我感到恶心。”

        索雷尔显然并没有掩饰自己身份的意思,并且非常直接的表达了自己内心之中的情绪。

        不过左思对于这种言语上的挑衅却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反倒是饶有兴致的问:“所以你是来驱逐我的?

        这究竟是出于你自己的本意?

        还是受到了那位熵之领主伊戈尔勒的命令?

        你真的心甘情愿臣服于伊戈尔勒吗?

        还是说这仅仅是权宜之计,等成为领主之后就会摆脱控制自立?”

        毫无疑问,左思对于混沌海和史拉蟾领主充满了好奇与研究的兴趣。

        因为他发现这些领主跟神明有着非常多的相似之处。

        任何史拉蟾想要成为领主,都必须理解并掌握一种被混沌海认可的抽象理念。

        眼前这位卡在不上不下中间位置的,就在大力推广无政府主义,想要借此来实现自己的野心。

        索雷尔显然没料到自己表明态度之后,眼前这个大魔鬼非但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反而从眼睛里迸射出毛骨悚然的兴奋与狂热。

        什么情况?

        尽管混乱的天性导致史拉蟾没有什么逻辑思维,但他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至于刚才左思问的那些问题,这家伙压根一个也没记住,更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只是瞪着两只白内障一样的眼球上下打量。

        下一秒……

        索雷尔毫无征兆举起手中的武器发动了攻击。

        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一股可怕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迅速扩散。

        一些来不及逃离的史拉蟾立刻被无形的立场撕成碎片,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不过好在左思很清楚这些混乱生物行为的不可预料性,因此早就暗中提高警惕,及时用龙翼挡下了攻击。

        除了受力点出现严重的骨折和出血之外,身体根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既然你不愿意自己离开!那就把尸体留在混沌海吧!魔鬼!”

        索雷尔咆哮着像个神经病一样紧追不舍,手里的武器更是没有半点招式和章法,突出一个完全随机。

        这种压根无法预判的攻击无疑给左思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因为他发现对方面对自己的致命攻击时,并不会像正常人一样去下意识招架、闪避,而是直接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轮攻击会来自于哪里,以何种方式。

        左思不是没跟同样混乱的恶魔战斗过,但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恶魔的混乱程度与史拉蟾相比简直差了不止一个量级。

        前者起码还怕死,战斗过程中虽然偶尔也会出人意料,但大体上仍旧维持在正常的状态。

        更无语的是,史拉蟾领主那看似不起眼的皮肤有着难以想象的防御力。

        附魔等级+5的神器砍伤去,充其量也只能划开一道小口子,再往下就会被更加坚韧的肌肉和内膜挡住,几秒钟过后便会恢复如初。

        从巨龙形态转化到大魔鬼形态的他,先后更换了好几件武器,效果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

        或许只有灌注了秩序属性的武器,才能真正打破防御对其造成巨大伤害。

        要知道索雷尔眼下还不是真正的领主,只是半只脚踏入了领主的门槛。

        毫无疑问,史拉蟾领主所拥有的力量远比大多数神明都要强大的多。

        其中最强大的两个绝对足以媲美强大神力,而不是像无底深渊那些废柴恶魔领主。

        当然,掌握完整末日真言的死灵主君奥库斯除外。

        搞清楚了这一点,左思自然也没有继续再打下去的必要,直接发动旅法师的火花就这样从索雷尔的面前消失了。

        仅仅一秒钟之后,他便返回了位于阿斯卡特拉的法师塔,站在传送之间门口摸着下巴小声嘀咕道:“好吧,我现在总算知道除了机械境的奇点之外,为什么再也没有人愿意去招惹混沌海的史拉蟾领主了。

        一方面是这些家伙的实力在混沌海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而且还几乎无法被真正杀死;

        另外一方面是他们相互之间并不存在从属关系,也很难像深渊恶魔那样可以组建起庞大的军队威胁到整个宇宙。

        闹出的最大动静也不过是冒冒失失入侵了一次机械境和天堂山,然后被狠狠地胖揍了一顿。

        所以像这种又难搞、又没有好处可拿、而且威胁不大的家伙,无论是邪恶守序的巴托地狱还是善良守序的七重天堂山自然都不会太过于在意……”

        不过要是日后还有机会的话,左思一定会选择再次前往混沌海,仔细研究一下史拉蟾这个种族与它们宛若神明的领主。

        但是现在,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几分钟之后,在塔主专属的上层房间内,太古炼狱银龙——艾达隆一五一十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做了个汇报。

        尤其是重点描述了一下阴魂王子布雷纳斯·坦舒尔带人突袭法师塔,结果才一个照面就被吓到汗流浃背的狼狈模样,语气中充满了戏谑与调侃。

        自从开始向邪恶阵营偏斜之后,她似乎变得越来越喜欢看别人出丑并以此为乐。

        “你是说阴魂城的人掌握了一种在物质世界与阴影位面夹缝移动和跳跃的魔法技术,在没有惊动任何警报的情况下就进入了法师塔内?”

        左思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因为这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技术,而是可以真正出其不意的发动偷袭和暗杀。

        要是换成其他法师塔,估计还没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里边的人就会被阴魂城屠戮一空。

        艾达隆不加思索的点了下头:“是的。根据我们从某个法师大脑中提取出来的记忆,可以推导出这应该是某种阴影魔网的专属魔法,并不具备推广的价值。毕竟想要使用阴影魔网,就必须信仰它真正的主人。”

        “那其他方面呢?比如说阴魂城回归的目的,以及他们要如何复兴耐瑟瑞尔的计划?”

        左思若有所思的继续追问。

        在这个充斥着超自然力量的世界,一个俘虏想要保守秘密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因为魔法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甚至都不需要经过本人的同意跟配合。

        “暂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

        阴魂王子们最近一段时间的四处活动也仅仅只是在收集耐瑟瑞尔时期的知识、技术和神器。

        不过我从布雷纳斯·坦舒尔的记忆中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那就是身为长子的瑞瓦兰·坦舒尔在阴魂城返回物质世界的前夕,给了其父亲兼至高城主的泰拉曼特一件东西。

        据说这件东西是某位女神专门赐予阴魂城用来对付你的秘密武器。”

        艾达隆一股脑把自己通过审问囚犯获取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哦?怪不得阴魂城摆出了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原来是有了底牌。”

        左思抿起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因为他压根不觉得莎尔赐给泰拉曼特的那件武器能够真的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理由很简单!

        费伦诸神对于左思力量的提升是有认知滞后性的。

        在夜之女神给出那张底牌的时候,他还没有做出干掉谋杀之神巴尔并将其制作成永生煞神的举动。

        “您不打算见见布雷纳斯·坦舒尔吗?”艾达隆随口问了一句。

        左思轻轻摇了下头:“不急,先晾他一段时间再说。

        反正我们已经从他的脑子里得到了足够的信息和情报。

        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关心塞尔那边怎么样了。

        萨扎斯坦还没有开始清除异己吗?”

        “根据纠缠符记传递回来的消息,萨扎斯坦已经开始着手策划暗杀行动了。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两三个月之后就会有首席陆陆续续的死亡。”

        说着,艾达隆把拉贡传递回来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掏出来摆在桌子上。

        自从她孵完龙蛋回来之后,就直接接手了法师塔内的日常事务,而且干得相当游刃有余。

        左思挨个拿起来看了一遍,立刻忍不住笑着感叹道:“不愧是萨扎斯坦,下起手来还真是又黑又狠。

        照他这个玩法,红袍法师内部至少得死超过三分之二。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死的又不是我的人。

        红袍法师内战打的越凶,帝国能从中获得的好处就越多。

        去告诉拉贡和其他纠缠符记的成员,让他们放开手脚尽情地发挥,我要看到整个塞尔血流成河。”

        “如您所愿。”

        艾达隆微微点了下头,紧跟着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她前脚刚走,后脚奥沃就兴冲冲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咧开嘴笑着问:“你真的亲手杀了复活的巴尔?”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左思漫不经心的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你是通过什么方法杀死他的?靠大魔鬼的类神力吗?还是不为人知的旅法师力量?又或者其他什么方法?”

        奥沃整个身体趴在桌子上,还把那张苍白、肥硕且浮肿的脸凑过来。

        “不,都不是,我是靠一柄弑神之剑杀死了巴尔,就如同希瑞克在动荡之年杀死他的情况如出一辙。”

        左思并没有掩饰什么,大大方方的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因为在与巴尔的战斗过程中肯定有不少神明在观察,他们都看见了虚空之剑对于神明这种生物的恐怖克制能力。

        这也就意味着,以后与费伦诸神之间的冲突会趋于缓和,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激烈。

        毕竟弑神剑加上左思那旅法师可以瞬间在不同世界穿梭的能力,简直就是最恐怖的刺客,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出现在身后发动偷袭。

        这就好像神与神之间的争斗,双方都有弑杀对方的能力,所以就会表现的比较克制。

        一般情况下会尽量避免直接冲突,而是给信徒下达神谕玩代理人战争。

        “弑神之剑?”

        奥沃瞳孔里闪过一抹亮彩,赶忙追问道:“是什么样的剑可以弑杀像巴尔那样的神?”

        “是我用黑暗虚空力量锻造出来的武器,非常非常的危险。

        凡人哪怕仅仅只是观察和触碰都有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不过它还是未完成状态,因此你就不要想着查看或是研究了。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没有与之对抗的力量,整个人分分钟就会被虚空化。

        你会彻底丧失一切记忆,变成渴望吞噬一切的怪物。”

        左思用非常严肃认真的语气发出警告。

        他显然很清楚耐瑟瑞尔的这群大奥术师都是个什么德行。

        凡是有点本事的,私下里都想要用尽所有办法实现“凡人封神”的壮举,眼前这个肥宅巫妖自然也不例外。

        “该死!你现在的语气简直就跟我年轻时候遇到的某个导师一模一样。”

        奥沃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

        尽管他已经知道了黑暗虚空的危险性,但却仍旧止不住内心之中对于学习和探索未知知识的强烈渴望。

        左思笑着耸了耸肩膀回应道:“这可是为了你好。

        我建议你最好先放下跟神有关的研究,老老实实先考虑好如何收拾阴魂城吧。

        而且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泰拉曼特手里应该有一张很厉害的底牌。

        你别到时候翻船输给一个小辈,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输给泰拉曼特?怎么可能!我就算闭上一只眼睛只保留一半的实力,也依旧可以把整个阴魂城按在地上暴揍一顿。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阴魂城的弱点。”奥沃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呵呵,希望如此吧。”

        左思没有反驳这位大奥术师的自吹自擂,掏出那枚水晶吊坠打算去一趟知识之神欧格玛的国度,从大图书馆中寻找相关线索。

        另外,随着巴尔之子这一标志性历史事件落下帷幕,他绷紧的神经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点。

        或许还可以抽时间去魔法地球那边度个假,顺便将剔除侵染能力的烁油带过去,强行改变世界科技发展的进程,提前让地球文明获取到无限的能源进入星辰大海的时代。

        但在此之前,左思还需要发明一个可以操控烁油的魔咒,以确保那个世界的巫师永远不会被普通人发现。

        作为一个还算有点感恩之心的人,他对于那些曾经在最困难时期帮助过自己的个人或势力,都会在变得强大和富有之后给予足够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