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都市小说 - 长安小饭馆在线阅读 - 第47章 月上柳梢头

第47章 月上柳梢头

        正月的节日扎堆儿,过完了人日不两天便是立春,然后便是三天不夜城的上元节。

        此时,立春流行吃春盘。所谓春盘者,就是用面饼卷菜蔬吃。

        在这个没有大棚蔬菜的时代,零度以下的气温,“春蔬”一说,更多的是个象征意象词,大多卷的还是越冬的萝卜、菘菜、葱之类的。便是宫里,也不过多点芹菜、蒜苗、韭黄而已。

        能得点反季蔬菜着实令人可喜。就像夏天赐冰镇酪浆一样,每逢立春日,皇帝都要给贵戚大臣赐春盘,以表达爱重。御史周奉卿立春日得子,又恰恰得了今上御赐的春盘,便给儿子取名阿盘,颇有点孔子给儿子取名“鲤”的遗风遗韵。

        宫里被当政治礼物相送的春盘做得很是讲究。菜都切极细的丝,红的、白的、青的、黄的,分别码放;旁边配面酱、韭花酱、肉酱等四五样酱料;又有一个盘子专门放饼,迥异于后代烙的春饼,这时候的饼是用加蛋、细盐、麻油搅成的面糊摊成的,香而软。

        从前在内廷膳房的时候,沈韶光能吃这样的卷饼三大张,再配一碗羊肉糜羹。

        如今虽然没有了那些反季蔬菜吃,但也没了束缚,沈韶光便尝试复原后世的春饼,至于菜不够的问题——肉来凑啊。

        先说这饼,摊饼固然快些,但烙的饼更有劲儿,适合卷菜。用热水和面,两块面剂子,中间抹油,擀成薄饼,在平底铛上以小火烙熟。

        各种菜蔬没什么花活儿,萝卜、菘菜、葱都去老皮,只挑嫩的切细丝,这是生菜盘。熟菜则有摊鸡蛋、炒豆芽粉丝、炒豆腐丝之类。

        然后便是各种肉,经典的酱肘子、猪肚儿、熏鸡、酱肉,乃至猪耳朵猪脸不一而足,都切丝,摆在盘子里,谁爱哪样儿,自取便是。

        吃的时候,把两张饼揭开一些,里面抹上面酱,放葱丝、萝卜丝,放各种肉,放鸡蛋、豆芽菜,卷成一个卷儿,便可以张嘴开啃了。1

        这样的春盘一推出,便受到了热烈欢迎。一食案的盘盘碟碟,五颜六色,香气扑鼻,普通人家,谁吃过这样讲究、堪称奢豪的春盘?关键,所费不贵,毕竟猪肉便宜。更关键,它是真的好吃啊,本来只是过节应景的东西,竟然成了真正的美味。

        这春盘从立春头一日推出就开始热卖,过了立春,还有不少闻风来尝鲜的;开始还是在店里吃,后来又有不少要外带或外送。一直卖到过上元节,算是稍微阻了一下,但沈韶光觉得,节后还会不断有人来吃,毕竟进了二月、三月,真正的春季菜蔬下来,那时候的春饼才真好吃呢。

        “那时候的菘菜萝卜就不行了,换成春韭鸡蛋,菠菜粉条,肉丝荠菜,如果再加上顶花带刺儿的小胡瓜,这样的春饼……”沈韶光一边做包汤圆,一边跟阿圆畅想。

        阿圆咽口口水,接话儿道:“这样的春饼我能吃八九张。”

        沈韶光:“……”

        沈韶光看看阿圆的腰身:“阿圆啊,你可曾听过‘二三四月不减肥,六七八月徒伤悲’的话?”

        阿圆干脆地摇头:“没有!”

        身后一声“嗤”笑,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于三。

        阿圆想了想,“等吃过了这有菠菜、小胡瓜的春盘,我再减。”

        沈韶光点点头,有个日期就行。

        身后凉凉的声音:“等胡瓜下来,你吃的就是‘夏盘’了,六七八月怕是伤悲定了。”

        阿圆气鼓鼓地瞪于三一眼,不说话。

        其实刚才是沈韶光说溜了嘴,在后世,黄瓜实在是顶容易得的东西,每次吃卷春饼,必有的。

        沈韶光回头警告于三一眼,说笑话哄阿圆开心,“其实春天也有胡瓜,只是不易得而已。说前朝的时候啊——”

        只要一说“前朝”,这就是小娘子要讲古了,阿圆、阿昌赶忙竖起耳朵听,便是于三也放轻了手里的动作。

        “有一年元正的时候,圣人要吃胡瓜,派宦者出去采买。这天寒地冻的,上哪儿买去?嗯,就恰碰见有一个人在东市拿着两根胡瓜在卖。宦者大喜过望,便问索价几何。那卖瓜的道:‘五十两银子一根,两根要一百两。’”

        阿圆阿昌都张大嘴巴。

        “那宦者嫌贵,夏天的时候,两文钱买好几根。那卖瓜的道:‘既然嫌贵,就不要买。我自家留着吃。’说着便真个咔嚓咔嚓把其中一根吃了。”

        阿圆和阿昌的嘴张得更大,阿昌喃喃:“五十两银子就这么吃了……”

        “宦者着急了,怕他把剩下一根也要吃了,连忙拿出银钱要买,却哪知那卖瓜的又涨价了,剩下这一根就要一百两。”

        于三翘起嘴角,早就知道小娘子说话有机关,果然……

        “宦者又嫌贵,那卖瓜的道,‘既然嫌贵——’听了这话音儿,宦者连忙给了他银钱,买了那根硕果仅存的胡瓜。”2

        阿圆阿昌哈哈大笑,于三也笑起来,低头接着做丝笼饼。

        这个时候,上元节还不是元宵一统天下的时代,各个人家吃的有肉粥、面蚕、丝笼饼,也有火蛾儿、玉梁糕、油*之类。煮的粥、蒸的糕、炸的饼,各种食物乱战。

        已经这么乱了,就不怕更乱,汤圆必须也要出来刷一波存在感。沈韶光便包了最经典的黑芝麻馅儿汤圆,并把它推荐给上元日来吃饭的食客们。

        本朝人对甜食有偏爱,大多数食客对汤圆接受良好,比如林少尹。

        上元日三天放夜,不闭坊门,全城狂欢,“灯火家家市,笙歌处处楼。”这样长时间大范围的士庶万民狂欢,治安是个大问题。

        每逢这个时候,京城便金吾、京兆等多部门联动,争取不出现大纰漏——至于谁家婢子与人私奔、谁家进了小贼丢了点银子之类的,却是难免的。

        林晏作为京兆少尹,是主要负责人之一,连着值了两日班,第三日终于可得休息休息。本来想着在家陪祖母——江太夫人年老体衰,腰腿又不好,冬天出不得门,出来看灯是不能够的。

        但太夫人却一定要赶他出来,“上元节出去走一走,禳除邪魅,祈福健身。”

        祖母一颗拳拳疼爱之心,林晏不好违逆,便笑着答应了,想着出来在坊间转一转,应了景儿,便再回去陪祖母。

        坊内看灯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因这已是第三日,好些人在附近已经逛烦了,便都纷纷扩大了撒欢范围,比如去安福门看踏歌,去崇仁坊附近看百戏。

        不至于摩肩接踵,林晏倒还真逛出点趣味来。站在街头往前看,沿路花灯火树,猜灯谜的士子,婢子簇拥的女郎,拎着灯笼奔跑的小童……良辰美景,繁华安乐。

        略走几步,便看见沈记酒肆。

        林晏缓步走过去,抬头看沈记门前挂的花灯。灯只是普通的鼓形灯,上面贴的华胜却很新奇,竟是馄饨、玉尖面、烤鸡、肉串等等的图案。

        林晏不禁莞尔。

        撩开门帘进屋,便听得沈小娘子正笑道:“这个叫美人圆子。您看这皮子又白又软,多像漂亮小娘子的脸?”

        带着小孙子来吃小食点心的老妇人笑起来,“这个名字取得好!”

        沈韶光也不过是逗趣罢了,若万一哪个诗人吃了这“美人圆子”,写诗赞颂一下,从此后代形容美人多了个“肤若汤圆皮”的说法……那就罪过了。

        听见门响,抬头,沈韶光微笑打招呼:“林郎君上元吉祥。”

        沈小娘子堪称温婉的笑容,门口活泼的华胜、“美人圆子”的名称,很好地诠释了何谓表里不一。好在林晏已经有些习惯了,也微笑道,“店主上元吉祥。”

        “林郎君要不要尝试一下我们的糯米圆子?芝麻馅儿,又甜又香。”

        林晏点头:“也好。”

        汤圆好熟,一会便端上了桌。

        林晏拿羹勺舀出一个,轻轻咬开,果真味道不错,很是好吃。

        坐在更靠里面的祖孙吃完了往外走,“阿婆,这位郎君也吃美人呢。”

        “不是美人,是‘美人圆子’。”老妇人教导孙子。

        “什么是美人?”

        “这店主小娘子就是美人。”

        小童点头:“小娘子好吃。”

        正收拾碗筷的沈韶光:“……”

        咬了一半汤圆的林晏:“……”

        算了,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沈韶光端着碗筷拿回后厨去洗。

        林晏有些不自然地看一眼沈韶光的背影,把勺中剩下的半个白皮黑馅汤圆放进嘴里,唇齿间又软又甜。林晏喝口汤,神色自然下来,就这表里不一法儿,确实有些像……

        沈韶光洗完碗,端了一个小盒子出来,里面放着些滚的元宵。见林晏把小碗汤圆吃完了,“多日未见太夫人,不知一向可好?这是些生糯米圆子,一样的馅儿,只是做法略有不同,请带回去给太夫人尝尝。”

        林晏谢过沈韶光,想跟她说她父亲那些书的事,但话题实在突兀,这样的年节间,提及那些伤心事,林晏有点不知如何开口。

        沈韶光挑眉,随意寒暄道:“今日坊里人少,都去安福门看踏歌了。林郎君怎么没去看看?”

        沈韶光猜测,以这位沉闷的性子,八成是个宅男,所以不爱动弹,当然也可能是社畜加班狗,这种全城狂欢日,他这京兆少尹且闲不住,保不齐加了几天班了呢,好不容易空闲下来,估计是不爱再往人堆儿里扎。

        “坊里的花灯就很好。”林晏微笑道。

        沈韶光点点头,突然笑问:“当日在安福门,郎君为何放过我?我当时还只当要被送去洛阳了呢。”

        沈韶光原先觉得他可能是怕惹事怕蹚浑水,后来通过接触,特别是上次听了李相公与这位林少尹的对话,知道他在还官小位卑时竟做过与自己这世的父亲相类似的事,那便定不是胆小圆滑的性子。

        当然,他运气好,也或者,恰因为官小位卑,没惹恼皇帝,没惹来杀身之祸。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推测就站不住脚了,刚才提到安福门,沈韶光便突然想问一问。

        林晏抿抿嘴,“圣人放宫人出宫是德政,是要少些后宫怨念,女郎颇有谋略,某为何不成全女郎?”

        想了想,沈韶光笑了,对他一福,“多谢林郎君顺天应势,宅心仁厚。”

        这谢词,虚中有实,实中带虚,若传奇中高人们的春风拂柳掌。林晏笑起来,不知这样的口齿是从小如此,还是宫中历练的。

        既然说到了安福门的事,林晏也便接着道,“新年扫尘,在宅中找到些令尊的书。什么时候,我让人给女郎送过来。”

        沈韶光惊讶地抬眼,点头道谢,刚才活泼的神色却沉寂下来。

        林晏想安慰她两句什么,到底不相熟,且失亲之痛,非两句浮浅之辞可解的,但这时候站起离开或说些别的,又不合适,便只好静默相陪。

        于三、阿圆、阿昌从外面回来,一掀帘子便看到这副景象,灯光下,萧萧肃肃的郎君,形容俊俏的小娘子,静静地相对而坐。

        今天小娘子还调笑说什么“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呢。于三再瞥一眼林晏,倒也人模狗样的……

        “小娘子,那灯楼足有好几丈高,得有数百盏灯……”阿圆兴奋地嚷嚷。

        沈韶光扭头笑问:“真的?据说有灯轮,可以转的,真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1韶光的春饼参照了梁实秋先生的《薄饼》。关于唐代冬春蔬菜和春盘,我查了些资料,不是很确切,此处有推论加我自己的虚构,小天使们莫要考据。

        2故事来源于邓云乡先生的《云乡话食》,至于有没有更原始的出处,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