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科幻小说 - 江云萝凌风朔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芸儿......”

        柳凝霜垂下眼睫,轻轻抽泣了一声。

        “陆将军本就......快要不行了,若是勉强拖延些时日,研制出了解药,或许还有救,可被云萝群主刚才那样一折腾,他已元气尽散,恐怕要......尽早准备后事了。”

        “什么......”

        陆芸呆愣在原地,两行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随即便朝着江云萝冲了过来。

        “妖女,我要你给我哥偿命!”

        “郡主小心!”

        烟儿急忙挡在江云萝身前。

        北辰也抽出长剑,用眼神警告周围的人。

        柳凝霜却一把拽住了陆芸:“芸儿,别冲动,她再怎么说也是郡主,你若是动了她一根头发丝,恐怕都会被直接处死的,陆将军定然不想看到你这样!”

        “死就死!我若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这妖女!”

        陆芸挣扎着还想要上前。

        柳凝霜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笑意,继续煽动道:“不行,今日之事,我一人出头就够了!有什么责任,我也愿一力承担,等朔哥哥来了,自然会有公正的评判!”

        她说着,眼神愤愤地看向江云萝,义正言辞:“古往今来,修炼邪术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以后......”

        话还没说完——

        “啪”的一声!

        脸上直接挨了重重一巴掌!

        她直接坐在了地上,脸上瞬间浮出五道鲜红的指印!

        “凝霜小姐!”

        众人吃了一惊,急忙去扶。

        江云萝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如同腊月寒冰。

        “邪术?对这些东西了解得这么清楚,柳凝霜,你我到底谁是妖女?”

        “你若再说些胡言乱语,捣乱军心的话,下次就不是一个巴掌了!”

        她最后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

        “江云萝你站住!”

        陆芸想追上来。

        江云萝却突然在帐门口停下,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凉得让人心惊。

        最后落在捂着半边脸的柳凝霜身上。

        “柳凝霜,我若真的需要祭祀活人,那第一个拿的,就是你的命!”

        话毕,白色身影彻底消失。

        三人一路无话,回了自己的营帐。

        烟儿担心江云萝手上的伤,一进去便急着去打水清理,回来的时候却噘着嘴。

        “郡主,外面那些士兵都在议论您。他们......他们......”

        她气得说不出话。

        江云萝却能猜个大概,淡定地摆了摆手。

        “随他们说,不必在意。”

        “可是......”

        烟儿还有些不服,又想到了什么,更加愤慨道:“对了!郡主,奴婢都打听清楚了,柳凝霜前几天就到了,说是原本要来的王太医身体不适,她便自愿顶替,这才提前到达!也不知做了什么,现在大家都称她是仙女,是菩萨!我看她这几天肯定没少在军营里说您的坏话!”

        江云萝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早已经想到,柳凝霜故意抢占了先机。

        “郡主。”

        一直沉默的北辰突然开口:“您真的有把握治好陆将军?刚才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

        “当然。”江云萝难得有心情详细解释,“他的毒素全都附着在骨头上,一直与伤口接触,因此才会昏迷不醒,我刚才不过是用了刮骨疗伤的法子,帮他把毒素清了。”

        “刮骨?!”

        烟儿与北辰同时僵在原地。

        这世间竟还有如此大胆的法子!

        郡主究竟还藏着多少他们不会的?

        ......

        次日——

        天还没亮,一道黑色身影便疾风一般地冲入了营帐中。

        “江云萝!”

        男人的低吼夹杂着浓重的怒气。

        江云萝猛地睁眼,凭着直觉堪堪避开抓向自己的铁掌,一个闪身从床上跃了下来。

        “你发什么疯!”

        她对上凌风朔发着狠的双眸,脸上也涌起不悦。

        下一瞬——

        手腕被牢牢钳住。

        “你对陆霆做了什么!”

        凌风朔咬牙质问,神色锋利的恨不得直接把江云萝杀了。

        他昨日行至半路,遇到被山匪打劫的商人,带人去清缴了一波,这才耽误了些时间。

        没想到这么短的功夫,江云萝便打着代驾亲征的名号胡作非为,想害死他身边最得力的副将!

        “我做了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江云萝看他神色就知道,已经什么都不用说了。

        他若是肯给她解释的机会,也不会这般粗暴对待。

        “你!”

        凌风朔指尖骤然箍得更紧。

        江云萝却像是没有痛觉一般,轻蔑一笑。

        “我既敢出手,便有救他的把握,也能保证他绝不会死!你若不信,等着看就是,还是说,不管人是死是活,只要我碰了,你就要处置我?”

        “还敢狡辩!本王从未听说你习过医理!”

        “那你听过我学过骑术吗?”

        江云萝淡定反驳。

        世上他不知道的事多了,这狗男人还能再自以为是一点吗!

        凌风朔神色一凛,竟被她问住了。

        紧接着,墨黑双眸透出更多厉色。

        “你会也好,不会也罢,陆霆如今伤口恶化,昏迷不醒,甚至比之前还要虚弱,全都是拜你所赐!”

        “人还没出事,你就这么巴不得他死了吗?”

        江云萝冷笑:“既然这么想针对我,你何不直接找人把陆霆杀了,现在也能名正言顺些!”

        “你!!!”

        凌风朔眼底陡然升起更多暴戾!

        针对她?

        江云萝竟到现在还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就在这时——

        “陆芸求见王爷!”

        帐外突然响起陆芸的声音。

        凌风朔略一停顿。

        陆芸竟直接掀开营帐冲了进来,重重的在他眼前跪下了。

        “朔哥哥!”

        柳凝霜也跟了进来,一进门便难过道:“霜儿刚刚又去看了看陆将军,他......”

        话说一半,她露出一抹不忍之色。

        陆芸立刻咬牙,厉声道:“王爷,云萝郡主目无军纪,草菅人命,用妖邪手段害我哥哥性命,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命人挟持我,请王爷惩治!”

        “请王爷惩治!”

        有她带头,帐外的士兵立刻哗啦啦都跪了下去。

        “王爷,不是这样的!郡主真的是在救......”

        烟儿拎着早膳回来就看到了这副场面,急忙也跪下,想为江云萝辩驳。

        柳凝霜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朔哥哥!郡主如此残害忠良,目无军纪,不施些惩戒,会令手下将士们寒心的!”

        “呵......”

        江云萝嗤笑一声,早已猜到柳凝霜的说辞。

        她唇角的弧度嘲弄,看着凌风朔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下一瞬,下巴便被一只铁掌狠狠地钳住!

        “如今还笑得出来......是在笑你自己的愚蠢吗?”凌风朔逼迫她迎上自己的目光。

        “愚蠢的是你!”

        江云萝语气轻蔑。

        凌风朔怒意瞬间攀升至顶点,唇角却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很好,你最好一直保持这副表情!”

        说完,他狠狠一甩!

        江云萝咬牙,几乎听到了下颌骨发出一声轻响,紧接着便被一股力道蛮横地拽了出去。

        一炷香后——

        几乎整座军营都传开,凌风朔一来就要处理云萝郡主,半分情面未留!

        许多将士都闻讯而来,想要看江云萝被惩罚的场面。

        营帐外。

        江云萝已经被数名将士围在中间。

        “江云萝,你可知错?”

        凌风朔深不见底的双眸直直逼向她,满脸风雨欲来。

        “我没错!”

        江云萝嘴角依旧是那抹嘲讽的笑,一字一顿——

        “凌风朔,我一定会让你为自己今天的眼瞎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