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科幻小说 - 江云萝凌风朔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随即便看到眼前的老女人白眼一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义母!”

        “老夫人!”

        一群人顿时乱作一团,急忙把她抬了起来。

        没有人再顾得上江云萝,闹哄哄的出了院子。

        “郡主......”

        烟儿还傻傻的没反应过来。

        江云萝却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半个时辰后——

        凌风朔听说母亲晕倒,赶了回来。

        人还未醒,他探望过后,喊来墨影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方才众人七嘴八舌地告状,直吵得他头疼。

        “回王爷,和凝霜小姐说的差不太多......郡主还说......和您......两清了。”

        墨影一直在暗处盯着,想到江云萝动手时的果断,也有些心惊,如实将情况又讲了一遍。

        凌风朔听完顿时陷入了沉默。

        不知为何,脑海中却闪过了她昨晚说的话。

        半晌——

        他冷哼一声:“墨影,看好江云萝,不许她买任何伤药!她不是说两清吗?那便好好尝尝这受伤的滋味!”

        说着,一道黑色人影突然大步走了进来。

        来人身姿挺拔,眉眼深邃,在凌风朔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正是凌风朔身边的另一贴身暗卫——黑鹰。

        “王爷。”

        黑鹰低着头,神色有些紧张:“听闻府上昨夜进了杀手,王爷还受了伤,是属下回来迟了......”

        “说正事。”

        凌风朔打断了他。

        黑鹰闻言一顿,这才转而道:“鹿城的那名女子,也不是您要找的人......”

        他这几日不在,正是被凌风朔派出去寻人了。

        凌风朔眉心一紧,没有说话。

        虽说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答案,可是每次听到,还是会忍不住失望。

        他真的没有机会再与那个女人见上一面了吗?

        他明明说了会娶她的......

        “王爷,有没有可能......”

        黑鹰突然想到了什么。

        “王爷留下的玉佩价值连城,若对方是普通人家,很有可能会把玉佩拿去当铺,但如今并没有任何发现,我想,有没有可能会是哪户的大家闺秀......”

        “应该不是。”

        墨影若有所思:“王爷手下的暗卫遍布京城各个角落,若是大家闺秀,不可能听不到一点风声,应当会早就拿着玉佩找上门来才是。”

        “那......”

        黑鹰略一停顿。

        沉声半晌,突然又道:“可是我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一件事,半年前,那破庙附近的灵隐寺突然兴起了一股求姻缘的风潮,那些闺阁小姐们整日成群结队地去求姻缘......”

        他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如果真是他说的这样,那王爷苦苦寻找的人,除了闺阁小姐,还很有可能是她们的......贴身丫鬟!

        没有人身自由,又消息闭塞,他们寻不到也是正常的!

        只是......

        王爷乃战神之躯,怎能和一个丫鬟......

        “派人去找灵隐寺的住持,问清楚都有哪家的闺秀去过寺庙!去时身边带着何人!”

        凌风朔知道黑鹰在想什么,毫不犹豫地下了令。

        他不在乎对方究竟是何种身份。

        只想找到她,兑现当初的诺言!

        “是。”

        黑鹰接令,立刻转身去办了。

        凌风朔又对着墨影问道:“杀手的事怎么样了?”

        他进府到现在,还没来得及问。

        墨影急忙回道:“回王爷,对方被我们一路追到了郊外,并未发现同伙接应,就在我们要活捉之时,他却......服毒自尽了。”

        “自尽?”

        凌风朔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他不是杀手,是死士!”

        和拿钱卖命的杀手可是天差地别!

        江云萝怎么会招惹上这种人?

        她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王爷,其实......”

        墨影突然开口。

        “眼下还有五日就要出征,对方此时派来死士,究竟是真的针对郡主,还是......借着郡主的名声,想让她当这个替罪羊?属下担心,他们真正的目标是王爷您......”

        凌风朔脸色一沉,指尖轻轻叩着桌面。

        他也早已想到。

        可江云萝从前树敌无数,若真有人对她恨之入骨,派了死士前来,也不无可能。

        想着,凌风朔突然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虽然并不抱什么希望,但那个女人最好能想到些什么!

        荒园——

        江云萝正靠在床边,自己处理伤口。

        烟儿则是哭哭啼啼地守在一旁。

        “郡主,还是奴婢来吧......”

        “你不会,还是我自己来吧,我现在只希望你别哭了!”

        江云萝满脸无奈。

        她下手有深浅,又避开了神经,只是看着吓人,实际上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几天就能恢复。

        而且到那时候,凌风朔应该已经......

        想着,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就这种时候了,郡主怎的还笑得出来?”

        烟儿不解地看着她,满脸心疼。

        江云萝挑眉:“自然是因为本郡主高兴!”

        “高兴?”

        烟儿更加疑惑。

        院中,凌风朔也停下了脚步,有些不解。

        紧接着便听到——

        “对啊,你今天没有听柳凝霜说吗?凌风朔那个狗男人这几天就要出征了!短则三五月,长则三五年!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就死在战场上了也不一定!那以后可就再没有人来找咱们的不痛快了!你说该不该高兴?”

        空气似乎安静了一瞬。

        凌风朔表情一僵,猛地攥紧了拳头,眼神直瞪着不远处的房门,指节咔咔作响,周身煞气蔓延!

        墨影更是倒吸一口凉气,惊出了一后背冷汗!

        紧接着屋内便传来了烟儿惊慌失措的阻拦声——

        “郡主!您又在乱说了!”

        凌风朔没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趣,扭头便走。

        墨影急忙跟上。

        随即便听到凌风朔沉声道:“备马!”

        “王爷,您要去哪?”墨影不解。

        不是刚从外面回来吗?

        凌风朔已经走远,只剩风中飘来咬着牙的两个字。

        “进宫!”

        次日——

        “什么?宣我进宫?”

        江云萝看着眼前据说是凌风朔准备的一套崭新衣裙,有些意外。

        “是。”

        墨影略一躬身,如实回答道:“皇上十分惦念郡主,一早便下了旨意,王爷与皇上有些公事要商议,昨日便已先行一步了,还望郡主抓紧时间。”

        “郡主!别愣着啦!奴婢这就伺候您换衣服!”

        烟儿喜笑颜开,把这当成了能从荒园搬出去的信号。

        皇命不可违,江云萝也只好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心底有些疑惑。

        这样突然的进宫......

        凌风朔就不怕自己告他一状?

        还是他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