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历史小说 - 飘游伞在线阅读 - 990开锁

990开锁

        “对!对!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看看?”穆永年有些激动起来,显然他感悟到了什么。

        莫明秋属于猜测,不过也得益于黄书吏的运气,当然还包括辛红绳的提点,几人找出这本目录索引外的五毒解要当是巧合,如今穆永年的心得,从感觉上像是有了突破。

        “如果这五毒的次序是故意弄错的话,那么这个次序很可能就是那把钥匙了!”穆永年瞪大眼睛看着黄书吏众人。

        “什么意思?”莫明秋从黄书吏和恒元的眼神中察觉出兴奋的光。

        “可以试试了!可以去试试了!”黄书吏拉住恒元的衣袖,当望向莫明秋后,于是补充解释道:“那五珠禅房的锁口就是五孔的。”

        “是么?那我们这就去看看去!”莫明秋有所领悟,随即摊手让黄书吏带路,黄书吏也没有推拒,直接领先向门外走,其余众人也皆数跟了上去。

        五珠禅房是又上了一层,而从此层的建筑面积来看,似乎并没有缩小太多,此时五珠禅房的门缝中隐约透出光线来。

        “是这里么?”莫明秋看见大门正中靠右手耷拉着一块木质盖板。

        “就是这里,花老弟您看啊!这挡板扒开,这就是五个孔眼了!就不知这钥匙又能去哪里寻了!”黄书吏上前帮忙,将锁孔上的一个盖板掀开。

        这五孔纵向排列,十分显眼,众人也皆认可这属于依次的五毒排列次序。

        “这钥匙该不是要抓蝎子,蜈蚣什么来吧?”莫明秋自语性分析道,惹得自己先笑了,众人感觉也只有他才能有如此轻松的心态。

        “我们找根木棍来试试了!挨个捅它一捅。”穆永年有些自己的主意。

        “筷子,如何?这五层的饭堂中就有的。”恒元望着穆永年,核实被认可后就直接跑向了饭堂。

        莫明秋和辛红绳对望了一眼,也觉得得尝试一下,很快恒元就跑了回来,并手上居然拿了一把筷子来。

        “本来的次序是蝎子,蜈蚣,蜘蛛,蟾蜍和蛇,我们先给它们来给这锁孔编号,再按这药书上的次序重新尝试,看看效果如何?”穆永年一边解释一边开始尝试,而他首先插入的是锁孔的第四个孔穴,也就是蟾蜍所对的位置。

        竹筷插入后,锁孔中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哒声,穆永年有些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众人。

        接下来穆永年动作十分流畅,他按照五毒书册上的毒物次序依次插入筷子,在获得同样动静后再又拔出,等待之后,结果却是有人让人失望的,大门看起来一丝反应都没有。

        “该不是每个洞穴都是要插上筷子的?”恒元有些紧张的建议并递上自己手中多余的筷子。

        “应该不至于吧!这好歹就是个锁头,都插上筷子有些不雅,也不像是在开锁了。”莫明秋笑着分析道。

        不过穆永年和恒元都没有管那么多,他们将所有的孔洞都插上了筷子,结果依然是失望的,众人不得已重又将目光聚在了莫明秋的身上来。

        “要不让我来试试了!”莫明秋呵呵笑着,恒元和穆永年一起让开身位来。

        莫明秋上前,依次拔出五根插在孔洞中的竹筷,他在门上一阵拍打,意图让锁头复原,然后探出第一根筷子,并试着查听着孔洞中的动静,咔哒声重现,似乎属于正常,于是莫明秋拔出竹筷继续按序操作。

        这一次的尝试速度比较慢,莫明秋也很认真,但大门依然没有动静。

        “该不是山尊此时就在门内吧?”莫明秋有些失落,但嘴上依然调侃,不过他的话让门缝露出的光影晃动了一下,显然里面的富远山尊有了反应,莫明秋于是猜测或许众人所说的话,里面的富远山尊都能听到。

        黄书吏三人皆不作答,但模样上判断确是如此,穆永年带着情绪将头扭向一边。

        “这钥匙或者需要配套才行,如果四珠禅房中只有一把钥匙,那当是就在山尊手中了!”莫明秋提高声音,感觉是像屋内的人喊话。

        “胡说!这五珠禅房的钥匙,可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富远沉不住气,开始对外喊话。

        “哦?是么?那我们如何打不开了?”莫明秋见得到回应,于是继续沟通。

        “这,我如何知道?当是你们不得法吧!”富远山尊的回话明显带有情绪。

        “山尊,我们可是一伙的,如果同心协力,当应早就攀至顶峰了!”莫明秋继续对屋内喊话。

        “谁说我们是一伙的?老夫晚来此地数年,可没落得什么便宜。”富远山尊的回话十分果断,也感觉出来生气。

        莫明秋回头去看黄书吏众人,众人连忙转头避开,如此也就说明一切,富远山尊当是靠自己的努力才爬入五珠禅房的。

        “也是,当怪这门主太过小气了!请我们来看书,却非要设这一门,二门的。”莫明秋摇头,显得有些怅然,不过他的牢骚显然没有人敢附和。

        “花小友,不用多说,我们各凭本事就是,这锁头皆是锁君子不锁小人的摆件。老夫已经传音给了泥春门门主,明日您的去留难定,未必就还能屈就于此。”富远山尊的话感觉十分大气。

        “是么,那就多谢了啊!不过今夜漫漫,我们也闲得无事,就将这所有的锁头都给开了,从此大家畅通无阻,岂不更好?”莫明秋没有被封住嘴,依然呵呵笑着回道。

        “那好!你们请自便,老夫就在里面等着就是。”富远山尊有些不耐烦起来。

        “那不行!山尊,要不您先出来一下!”莫明秋的话没有一丝犹豫。

        “什么意思?你难不成认为老夫真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不成?”富远发怒,大声吼了回来。

        富远山尊的愤怒让所有人都没好意思接话,于是依然只能是莫明秋独自面对。

        “山尊,您别激动嘛!我们真没这个意思了!只不过这锁既然要开,当也就是要让里面的锁芯恢复成原位,然后再开,才是合理对不对?”莫明秋扶着大门解释道。

        “啊!……这……这如何……如何有这个可能了?”富远山尊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觉得是在刁难自己。

        “正常情况,这屋子里有人的话,可都是从里向外开的比较好!”莫明秋呵呵笑着回头去找附和者。

        显然莫明秋的这个解释是合理的,而且让富远山尊的心绪有些尴尬,他不愿意跟众人同流,显然格局不够宽广,而莫明秋所说,有些暗喻的意思。

        “那好!老夫就是出来,……看看你又如何能将这门给打开?”富远山尊纠结之后,回声说道。

        随后大门咯吱声响,众人退后数步,五珠禅房的大门被从里面打开,富远山尊侧身从里面走出,并随手重新将门给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