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 - 历史小说 - 搞化学的不能惹在线阅读 - 六七四 勉为其难

六七四 勉为其难

        刘大双现在要尽快结束和东瀛人的战争,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句实话,他心里知道,东瀛对于华夏,今后就是癣疥之疾,已经无法动摇华夏的根本。

        华夏一旦觉醒,走向发展之路,一个小岛国是无法竞争的,也是无法超越的,华夏将迈开大步,绝尘而去。

        据圣彼得堡及莫斯科传来的消息,由于战争失利,罗刹国内民怨沸腾,各种政治势力正在酝酿重大的变革。

        沙皇的统治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台。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刘大双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在憧憬着,也许不久的将来,华夏上一个世纪失去的国土可以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他现在不仅和老列的布尔什维克保持友好关系,而且和罗刹国内的贵族也保持着友好关系。

        别看罗刹前线战事不利,贵族们的生活水平可没有下降。

        美酒、时装、化妆品、高档水果等,一样不能少。

        可罗刹最富裕的西部地区已经被同盟国军队占领,大部分物资都需要从靖安进口。

        罗刹国现在已经征兵近千万人,国内工厂的大批工人全部走上了前线。

        维持工厂生产的,几乎清一色的罗刹大姐。

        不过,罗刹大姐身宽体胖,个个力大如牛,干起活来也不差。

        反正罗刹的机器设备都是傻大黑粗的,生产的产品要求也不高。

        瓦西里又一次跑来靖安。

        接近四十岁的瓦西里,不再是那个小白脸了,十年的岁月,已经在他脸上刻下了很多皱纹,人也显得老练成熟了。

        “刘长官,我们需要您的帮助!”瓦西里客气一下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

        “哈哈!瓦西里先生,我们已经对你们帮助了许多,难道还不够吗?”

        刘大双笑着说。

        “不,不!您已经对我们帮助许多了,我代表沙皇陛下向您表示感谢!”

        瓦西里忙不迭地说道。

        “是啊,许多东我们自已都不够用,还是优先给了贵国,边区很多人都对我有意见了!”刘大双半真半假,一脸愁容。

        瓦西里现在可不是小白,知道刘大双就是故作姿态。

        “刘长官多多谅解,目前同盟国攻势很猛,我们必须得到您的帮助。”

        瓦西里蓝色眼珠子一动不动,紧紧地盯着刘大双。

        “说吧!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得到。”刘大双被他盯得心里直发毛,连忙答应了。

        “子弹、炮弹、火炮、战车,我们都需要。”

        “哎呀,这可有点难办,东瀛人已经打到了我的家门口,这些东西我们也缺啊!”刘大双皱着眉头说道。

        “东瀛人就是一群猪!”瓦西里愤愤的骂了一句。

        本来罗刹和东瀛都是协约国的,大家应该枪口一致对准同盟国才对。

        可东瀛人非要节外生枝,入侵华夏。现在好了,损兵折将不说,已经被刘大双打得断了脊梁。一点都指望不上了。

        “不过,考虑到咱们双方的友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也愿意帮助罗刹朋友。”刘大双又说道。

        “是,是!还是刘长官深明大义,胸怀宽广!”瓦西里一听刘大双的话,知道有门,连忙奉承了一句。

        他心里急呀!罗刹国内现在一塌糊涂,缺衣少吃的。前线打不过日耳曼人的进攻,后方各种势力都在琢磨着造反。

        做为一个小贵族,他是坚定的保皇派,必须确保沙皇的统治。

        “瓦西里先生,我们只能先援助一部分,待打败了东瀛人,就可以大量援助了。”刘大双笑着说。

        他现在不希望沙皇马上倒台,也不希望老列同学马上上台。

        这些不符合华夏的利益,一个动乱、虚弱的罗刹才是好邻居。

        另外一点,他最怕那个老列上台后,与上一世一样,立刻停战,宁愿割让三百多万平方公里领土,赔款六十亿马克也不再参战。

        这尼玛的可不是啥好事,列强国家嘛,必须多打几年,打成“列弱”国家才行。

        所以,对于朝不保夕的沙皇统治,他还得伸手帮一把。

        “理解,理解!十分感谢!”瓦西里脸上有了笑容。

        “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也不知道贵国如何支付货款?”刘大双收起笑容,认真地问道。

        “这,这个……?”瓦西里头疼了。

        他知道,刘大双现在根本不收卢布,只要黄金和古董字画这些东西。

        可战争打了这么久,罗刹也没有多少黄金了。

        至于古董字画,原来从华夏抢的,可以用来充当货款。

        本身属于罗刹的文物,他们不敢拿来交换,毕竟罗刹国内反对声音太大。

        “刘长官,我国目前财政吃紧,能否由贵国先提供贷款,待战后再偿还。”瓦西里提出自己的想法。

        他很希望刘大双像山姆国对待约翰牛、高卢鸡一样,赊账,先发货。

        “不,不!我们也很困难,没有钱买原料,没有钱发工资,不能欠帐。”

        刘大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

        “那怎么办?我国黄金储备已近枯竭,实在是无法立即支付。”瓦西里脸上的表情近乎哀求了。

        “是,这事儿难办。让我想想!”

        刘大双喝了口热茶,愁眉苦脸的。

        瓦西里蓝眼珠子又紧张地盯着刘大双,企盼刘大双说出个办法来。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知道行不行?”刘大双终于说话了。

        “您说,您说!”瓦西里急不可耐了。

        “现在海参崴附近已经被布尔什维克人占领了,西伯利亚铁路差不多断了。北满铁路又在我方境内。我想啊,干脆我们吃点亏,你们用这两条铁路抵货款吧!”

        刘大双笑呵呵地说完,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勉为其难。

        瓦西里愣了,想不到刘大双要这两条铁路。

        这个事情他可不敢决定,必须请示国内才行。